一只小崽子

打滚卖萌求关注,立志成为大角虫(:з」∠)_

【亚梅】晦色秘密(1)

写傻白甜习惯了,换换口味(๑•̀ㅁ•́ฅ)
写一个骑士王子亚和吸血鬼梅的au
反正就相当于把巫师换成吸血鬼。盖爹大概是吸血鬼研究学家,年轻时爱过一名吸血鬼。
这里的吸血鬼会飞会幻术会催眠和迷情,但是怕阳光怕银。
并且设定十六岁相遇。
如果没问题就黑喂狗吧(*´▽`*)
——————————————
“父亲,您看!”一个拥有耀眼璀璨金发的孩子乖巧地扒在窗前。
窗外漫天大雪,整个卡梅洛都在冰天雪地中睡去,只有城堡上的几个房间,还亮着微弱的灯火。

卡梅洛尊敬的国王乌瑟,平静地走到八岁的小亚瑟身边,宠爱而温柔地揉揉亚瑟的金色脑袋,亚瑟也乖巧地抬起头。
“什么事呀?”乌瑟看着眼前这个与他母亲生的一般好看的孩子,放下平时国王的架子,低眉看着这位小潘德拉贡。

“那是蝙蝠吗?”

乌瑟淡色的眸子泠然一立,猛地抬头瞪向窗外,眼睛不断寻找。果不其然,一只黑漆漆带着些阴森的蝙蝠支棱翅膀,立在皇宫下的一辆马车上。

乌瑟脸上浮现了一丝恐惧,急忙转身,在亚瑟茫然的目光下,打开一旁的柜子,拿出一只弩弓。
在清脆的一声机枢声后,锋利的箭刃刺穿蝙蝠的心脏,一阵凄厉的惨叫响起,之后又渐渐转淡继而消失。

亚瑟瞪大了圆圆的眼睛,呆愣着站着。一直温柔慈爱的父亲,竟然就这样抹杀了一条无辜生命?年幼的潘德拉贡有些不知所措。
房间壁炉里,火仍孜孜不倦地跳跃。但亚瑟只觉一股刺人的寒冷随着他的裤脚攀上他的脊梁骨。
乌瑟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显得沉重又有些快活。

突然,亚瑟轻轻吐出一句“父……父亲?”
乌瑟转头看了一眼亚瑟,他怀着一位国王的矜持,行云流水地放好弩弓。
之后,他对着亚瑟半蹲下去,看着亚瑟碧蓝并透着年幼懦弱的眼眸,认真地说道:

“只要是吸血鬼,他们都是坏人。他们会邪恶地夺走我们所珍惜的一切。”乌瑟面色黯淡了一下,然后闭闭眼,而又坚定地盯着亚瑟。

“你明白了吗?”
亚瑟眨眨眼,显然不知他在说什么,可良好的骑士教育,让亚瑟懂得了听从国王的话。
“是。”

门外,一个娇小的身影不住颤抖,那是卡梅洛最受喜爱的小公主——莫嘉娜。
她穿着一身华美的淡紫色新裙,叠叠花边更显迷人优雅。此时,她的长卷发掩盖了她所有的思绪,只有一双小手攥紧了乌瑟送的衣裙。

昏黄灯光下,莫嘉娜眼里闪过一抹妖冶的红。
不久后,走廊里回荡起轻轻的脚步声。

「八年后」

时光荏苒,当年那个扒在窗边粉雕玉琢的孩子,已经不甚潇洒。

一天正午,亚瑟突然被乌瑟叫去了地牢。
亚瑟还是第一次来到像地牢这样潮湿而黑暗的地方,一大股霉味和不知名的恶臭混杂在一起,令亚瑟不禁作呕。更要命的是,它还在亚瑟走下楼梯的同时,不断浑厚。

亚瑟赶紧嗅了嗅脖子上挂的一个小瓷瓶。
还好身上带了一瓶盖乌斯偷偷塞给自己的安定清新剂,否则自己估计要当场吐出来。就这点来说,盖乌斯绝对是一位好医师。

亚瑟顺着长长的旋梯下来,提着油灯探头探脑地往里望,一下就瞅见了站在牢房前淡定自若的乌瑟。

亚瑟看着处事不惊的父亲,几分敬佩油然而生。
“你来了,我的儿子。”乌瑟仍旧那个高傲的君王,即使面对至亲也不会在人民前失了威严。

“是,父亲。”亚瑟拘谨地站在那里,伸手理了理衣领。
乌瑟看着亚瑟张开的英俊面容,虽不成熟但已经挺拔的身姿,再看看这浑身令人啧奇的气质,不由得有些吾儿初长成的欣慰,嘴角也飘上一丝骄傲的弧度。

而亚瑟忍受着乌瑟打量的目光,不禁叹息。
他刚刚下完礼仪课,还穿着正式的黑色华服。午饭还未如何动,便被传唤了。亚瑟一点也不喜欢礼仪课,更不喜欢礼仪服,那穿起来太憋屈了。
但,不得不承认——这礼服的确称得他高挑且英俊,禁欲的紫黑色又使他平添一份魅力,腰间在别上一把礼剑,骑士的英俊倜傥和风度翩翩,在一颦一笑间涌溢而出。

一双翠蓝的双目镶嵌在白肤上,剑眉一挑便有无限深情,金发熠熠生辉,是这位刚满十六的王子殿下,精神活力不失谦谦亦昳。

乌瑟清清喉咙,严肃道“儿子,你是卡梅洛未来的王储,你会面临许多考验,而我,现在将带领你去见证这个世界,真正的邪恶。”
亚瑟不作声,暗自咽了口口水,表明自己足够紧张。
乌瑟满意地微微点头。

邪恶?莫非是被关押的吸血鬼?

“孩子,走吧。”乌瑟意味深长地拍拍亚瑟的肩膀,随即自然而然地在前方引路。
亚瑟有些忐忑。

幽暗的牢房,连通风口和通光口都堵上了,这个亚瑟知道,因为吸血鬼绝不能见到太阳,这让这个神秘的种族更为孤异。
地牢湿闷的空气让我们的小王子亚瑟极其不舒服,空气里还弥漫着一缕血腥味。
没有光没有水没有食物,他们究竟如何生存?亚瑟总是这样想。

牢房里,有隐隐约约有几个人影闪烁,亚瑟皱皱眉头,也不愿去探究他们的模样。

亚瑟和乌瑟就这么沉默地走着,就算一句话不说,亚瑟心里依旧如透明镜,这些……都是明日将要处以残酷死邢的吸血鬼吧。
不仅如此,牢狱所有的铁护栏中都掺了银,镣铐也是,这样才能防止这些吸血鬼用一些不正当的方法逃跑,毕竟足够分量的银使他们无法动弹。
那么对于他们来说,活着的一分一秒,都是痛苦的。

亚瑟走过一间间阴冷的房间,感受着一些吸血鬼炽热的视线,总有一些呢喃,似乎在刻薄地谈论着什么,又像是可怕的咒语,深深浅浅无比尖利地折磨他的内心。
虽叫嚷着吸血鬼是危险又恶毒的生物,丑陋卑劣无法和他们相比,但心里还是莫大的同情,不,与其说是同情,不如说是吸血鬼的强大让他无可适从。

正独自沉思,一阵喧闹闯进地牢,伴随着几声呵斥。
亚瑟与乌瑟一回头,就看见了一个男孩挣扎着被侍卫架进来了。

“殿下,抓到一个包庇吸血鬼的人。”

乌瑟下意识瞄了眼一边的儿子。
而亚瑟默然地盯着这个消瘦的男孩,突然有些哑言。这是一个与亚瑟年龄相仿的孩子啊。
“你……抬头。”亚瑟没等乌瑟开口,便发出了不容抗拒的来自王子的命令。
强硬却云淡风轻。
可等到那个小男孩抬头后,亚瑟眼眸猛地收缩,心跳就那样漏了一拍。仿佛收到了如何的震撼。

他颧骨高高的,一张消瘦并白得惊人的脸上,一双灰蓝色的眼睛含着一汪春水,长如蝶翼的黑睫毛无力的搭在皮肤上,挺巧的鼻子下有两瓣饱满而粉嫩的唇。
他用那双眼睛盯着亚瑟,整张脸都凸显出他的不屈。

这是亚瑟对这男孩的第一印象。
而现在,每次一回忆起这事,亚瑟就忍不住发笑,说自己被骗了。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亚瑟恍惚了一下,垂眸看着被按压在地上跪着的少年,倒让他似乎高高在上。
亚瑟其实莫名出了神,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什么,令亚瑟大脑空白,一阵冲动从心口蔓延向各处脉络。

这个男孩就在三秒内占据了亚瑟整个视线。

甚至一瞬间,空气都那样快活畅心。

后来亚瑟才知道,这个男孩叫……

梅林。

————————————
@丙  @虚假星空  @慕盼秋 我改了一下下,欢迎提建议(๑•̀ㅁ•́ฅ)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