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崽子

打滚卖萌求关注,立志成为大角虫(:з」∠)_

【亚梅】晦色秘密(2)

突然更新(∗ᵒ̶̶̷̀ω˂̶́∗)੭₎₎̊₊♡
写一个骑士王子亚和吸血鬼梅的au
反正就相当于把巫师换成吸血鬼。盖爹大概是吸血鬼研究学家,年轻时爱过一名吸血鬼。
这里的吸血鬼会飞会幻术会催眠和迷情,但是怕阳光怕银。
并且设定十六岁相遇。
如果没问题就黑喂狗吧(*´▽`*)
——————————————
也许只是一刹那的光火,亚瑟保持着王子的教养,迅速收回了目光,故作镇定地开口问道“你是何许人也?胆敢包庇罪孽。”


说完这句自认没有底气的话后,亚瑟用余光成功地接收到了乌瑟的赞许。


“哼……我才没有呢!”那个男孩突然躁动起来,清润的声音使人舒心,可他正顽强地,用消瘦的身躯试图从强健的侍卫手中逃脱。
原本安静站在一旁的侍卫见此,也不由加大力度,死死摁住男孩,而男孩只能吃痛地惊叫一下,毫无反击的余地。



凭着第一眼的好感,亚瑟皱皱眉头急呵道“行了,松手!”亚瑟走上前,侍卫面面相觑,最后只好遵从命令松手,那男孩只得瘫软在地。亚瑟单手将他扶起,并趁机试探了他一下。没有练武的底子,倒是闻见一股药味。
他正在服药期间?患的是什么病?严重吗?



亚瑟晶莹的眸中隐隐透出一道关切,搭在男孩肩上的手也逐渐收紧。
“咳。”亚瑟吓得一抬头,只见乌瑟抿着唇一顺不顺地盯着亚瑟搀扶着的男孩。
乌瑟转移了视线,目光落在了不知所措的侍卫上,带着几分王者的威严,朗声问“你们说这孩子包庇吸血鬼,可有何证据?”




这下,这俩侍卫倒底气十足,其中一个蹉跎了一下后还是上前去,面对着乌瑟半蹲下,有些义正言辞意味地说:
“禀告殿下,我们巡逻队巡逻的时候,看见这男孩到城墙上去,本来想警告他,没想到正好撞见他放飞了一只蝙蝠,那蝙蝠身形与獠牙都比一般的要更大和尖利,一看就是吸血鬼!我们巡逻队其他人也都看到了。”


这下那男孩才真慌了神,顶着一头乱发猛地抬头,高声反驳“那是……”


“启禀殿下,那只是一种小雁罢了。”一个慈祥稳重的声音从旋梯那儿传来。




“盖乌斯!”男孩似是见到救兵,眉开眼笑看着从旋梯上钻出来的老人。
乌瑟看见盖乌斯,神色也舒缓不少,缓缓开口“盖乌斯,你刚才说那不是蝙蝠,而是小雁?”



盖乌斯微微点头,抬眼瞟过亚瑟身边的男孩,随后平静地说道“恐怕是的,我的殿下。那应该是一种独行肉食雁,极为稀少,大多数人都没见过。”
乌瑟面对着连篇的鬼话显然有些疑虑,但眼看站在面前的不是谁,而是见多识广的盖乌斯,因此还是在一番思索后,认真地看着盖乌斯“那好,我相信你,但如果下次被抓到,那就不可辩驳了。”



那两个侍卫不动声色地告退,一时安静的牢狱中只有噼里啪啦的烧火声,与牢房中吸血鬼的低语。
乌瑟尴尬地咳一两句,然后道“盖乌斯,呃……”
而盖乌斯极其淡定地看透帝心地答道“殿下,这孩子是我友人的儿子,名唤梅林,现在是我的徒弟。”


乌瑟噤声,点点头。
一时间,牢房里又充斥着诡异般的宁静。
亚瑟望着身边这位叫做梅林的男孩,内心有点复杂。





仿佛是天帝的恶作剧,梅林此时正好抬起他那纯粹的眼睛望向亚瑟。
构成对视的一瞬间,亚瑟的耳朵便爬上了一丝红晕。梅林也慌忙地调转视线,浑身紧张地缩起。





为了自身矜持高贵的形象,亚瑟不顾羞怏,说道“你……你看我干嘛?”
这一下,倒是激毛了梅林,羞愤地叫道“你不也一直盯着我看呀!”如一只炸毛的小兽,瞪着瑰丽宝石般的双目。
亚瑟一惊,为了在父亲前挽救面子,更为大声地叫嚷“注意你的身份!你这个……这个……仆人!”略显词穷的亚瑟只想出来这个词,盖乌斯是医师,那医师的徒弟应该算是仆人……吧。




乌瑟眨眨眼,方才他一直在想如何道歉,却拉不下脸来,这下倒是有了个法子。
“梅林,对吧。”乌瑟对正呆愣着的少年说。然后不等他反应,便说“梅林,这次的确是冤枉你了,不如你去当亚瑟的男仆如何?这可是份好工作!定不会亏待你。”




梅林一脸震惊,原来你们王室都这么补偿人的么?
盖乌斯无奈地轻声叹口气,给自家殿下打圆场“梅林,这是一个极好的锻炼机会,要好好把握。”




梅林语塞,不得已看向亚瑟,有些忿忿不平。
亚瑟一顿,然后露出一个张扬的笑容,在梅林看来,那就是挑衅。

场面逐渐嚣张跋扈起来。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