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崽子

打滚卖萌求关注,立志成为大角虫(:з」∠)_

厕所里的四变态

lo主丧心病狂的脑洞版

一个转身,白鼠的背贴着墙,“狮子……你……”
绿眸认真的将眼前人银白色的头发,精致的五官,美妙的轮廓印刻入心。
“……”
“……”
“……白鼠……我……喜欢你……”狮子撑着墙,抿着唇,说完之后,有些心虚地盯着身前人。
“……可,可你不是吃素吗?”
“喝醉之后,我什么事都干的出来。”狮子说完,还假模假样地低头靠在了白鼠肩上。
看着摊在自己身上的金色生物,白鼠有些无奈地叹口气“我会想念与你相爱相杀的日子的……”
怀里的人闷闷的声音“是啊,以后只有相爱了。”
“局长路人呢?”
“对哦!他们在哪里啊?”

隔着门板,局长和路人挤在同一间洗手间。
“我艹你爸爸的狮子和白鼠!”“kb都没他俩见色忘友!”“……这关kb啥事……不过你说的对。”
冷静了一下,局长突然一下子凑近A路人。
“你干嘛……”
“我说……你对我有意思不?”
“啊……啊?”路人以为自己耳朵坏了。
“你对我……唉~算了……路人……我对你有意思…咱俩处吧。”
A路人吓得一把拽下自己的呆毛。“痒撒比,你……”
完全不管回答,痒局长上去就是亲。
“我艹你爸爸的痒局长!”一把推开局长,却没有挣脱痒局长的拥抱。
“我艹你……”“你操啊。”
“我……”
“痒撒比……你等着……”害羞的把自己的脸埋进局长的怀里。
看着一动一动的呆毛和害羞的恋人,痒局长表示“就在这把事儿办了吧。”
“我艹你爸爸!”

正常四欠日常
“啊……啊……”白鼠红着脸,流下了生理性的泪水。
“狮子狮子……”一声声软糯的呼唤。
似乎达到了高潮“啊!不行了!”

“狮子!纸巾纸巾啊!没带纸啊我!”不停地敲打着隔壁。
然而……

狮子正带着耳机,专心致志地看着这期的鬼畜。弹幕刷的满屏。
“狮子还是老本行得心应手啊……”“唉~说好的白鼠正宫呢?这都多久没合作了……”“四欠不散!”

“狮子,你还是理一下白鼠吧……最近你和柠檬走的也太近了……”局长体贴到。

“我艹你爸爸的公交鼠,别叫了!你的浪叫都传到我这儿了!”

今天的四欠也很和谐呢……
呵呵。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