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崽子

打滚卖萌求关注,立志成为大角虫(:з」∠)_

【all八】萌甜 那个老八又卖萌!(7)

张嘴吃安利,记得配水一起服用……
我差不多一个世纪没更这个了……(  ・᷄д・᷅ )
ooc    有私设    五小段吧…心理戏上演,主线开始,其中有萌有虐。然后,我吃饱了撑着把小八黑化了……(好像往病娇发展了……)
(๑¯ํ ³ ¯ํ๑)
———————————————————
29.
夜已深,小八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他是没有任何计划的,也不敢把自己说谎的真相告诉众人,若是说了,只怕风波一过便会受人谴责。
况且,他也不想自己与九门关系变差。

指不定将来他就能成九门中人,虽说九门是祸水,但他非要淌一淌。
他不是不知道这九门背后的勾当。但他确信,这定能使他飞黄腾达。

30.
剧痛蔓延。
齐桓“咻”的一下坐起,白净的脸上没有明亮的笑容,没有温暖的弧度,也没有了那一抹入长沙时的单纯可爱。
清明的眸里似乎多了点什么,清秀精致的脸上满是扭曲痛苦之色。齐桓紧紧地咬着下唇,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床单被齐桓抓得皱起,齐桓出了点汗,把手颤颤巍巍地从床单上拿开,攒住心口。喉间发出些许咳嗽,齐桓把下唇咬得更紧了。

31.
不是第一次了,自从上一次从那个劳什子的甾山回来,就一直这副德行。
回想起来,甾山,灾山。好吧,是我大意了。
我是不是染上什么怪病了吧……齐桓终于放过了自己的下嘴唇,唇上有两个深浅不一的血印。

难不成自己也要不久于人世了?我是不甘心的,不甘心啊……大功未成,岂能将生死于心,莫不是对不住师傅诲我之辛。
家族也没落了,政府那些家伙只会冷嘲热讽,就连尹家也冷眼相待,全然不顾自己是如何兴盛的,自己是踩着谁的肩膀的,自己还未成全谁的恩情的……

32.
月光微凉,辛酸泪淌。
仅仅十二年左右,齐桓似已将大半辈子看遍。
却又差那么一点。

是否非要经历一些事情,才可悟得更重要的东西。这东西,苦恼了齐桓四十多年。
却也都是后话了。

在异乡被抄家灭口之时,这样东西很真真切切地到齐桓心里。
早一点未成,晚一点已逝。

挣扎地从床上吓到地上,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点起一盏灯,从贴身的包袱之中摸出一个罗盘。
古家鉴宝与古董灵宝相系相通
浪子卦算和神鬼诡异纠缠不休
两者之和天定无良缘,无良局

我却,甘之若饴。

33.
天亮了。
公鸡一如往昔地打鸣。人们也是,一如往昔。
入道的人儿不受苦病折磨,不受情爱牵绊,不受金钱诱惑。

真正地蜕变,也注定无法拥有自己的人生。

黑瞳泛起诡异的涟光。
师傅,我……还是踏上了那条不归路。
滴答滴答……妖艳的血从嘴角蜿蜒而下,眼底的乌青碍眼至极。

来啊……一起坠落深渊吧……

好吗?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