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崽子

打滚卖萌求关注,立志成为大角虫(:з」∠)_

【荼岩】君


安岩是一名歌姬,虽说是个男的,但凭借他悠扬细腻的歌喉,这只锁在深阁中的夜莺,算是冲破囚笼,在尘世中飞逾流浪,可惜无处落脚。

即使受人追捧,却由于不谙事理不被人所善待,最终折翼于穷山僻壤,经受三年艰苦朴素的刁难洗礼,终于在二十年华脱胎换骨,得到一个契机一飞冲天。
褪去青涩的安岩,世故圆滑,由夜莺化为骄傲的伽陵频伽,不再在夜间轻叹浅吟,而是站到曙光下引人注目,高唱苼歌。

虽是日日怀念当初虽不招人喜爱却无忧无虑的安岩,终是无力逃脱世间的红尘所扰。
安岩在京城的日子越过越舒坦,不知何时起,他的名字已经渐渐达到了家喻户晓的程度。

不晓得是因为他天籁的歌喉还是令人舒服的处事,抑或是清秀精致的相貌。
安岩的粉丝中有些文采的人如此评价,他如陈酿的美酒,积压数年的馐美在最好的年华即可爆发,轰炸味蕾,明明清雅犹淡,却回味无穷。
光是这样,也足以令人肖想。

可这样的安岩也还是敌不过这京城中另一位大名鼎鼎的人物。

神荼。

此人国内近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吧。

神荼其实只是一个职号,他的真名无人知晓。而作为史上最年轻的护国将军,征战四方捍卫疆土。
他不仅武功高强,并且精通琴棋书画与多门语言,如若不是公务繁重,这外交大使怕也是要他担起了。

坊间更甚传到,他貌若潘安眉目如画。
就连当今圣上都叹惋神荼不是女儿身,若是神荼为一芊芊女子,他定要将神荼奉成红颜知己,学一学那周幽王,为博美人一笑,宁弃江山。

可最使人可惜的是——这将近完美的人,似是不好女色。

说是冰冷,不如说是心如钢铁,纵是天下第一美人在他面前百般娇羞,亦不为她所动心。

……

然而,在新年之际,突然的一桩喜事猝不及防的冲击着全国人民的心。

神荼-囍-安岩

皇上拿着喜帖的手像是抽筋一样不停抖动。
额角滴落一滴汗,仔仔细细地把这白字黑字读了一遍遍。而后,欲言又止地瞥了一眼跪在殿下的神荼。

这个任性的男人……真是乱来。

“所以……爱卿有何话要说?”
“无事,只想讨一句圣上的祝福。”
“那……合婚快乐?”
“谢圣上。”

看着这个孤傲的身影,皇上表示有些火大,他介绍了无数姑娘,都被神荼以各种理由回绝了。
他甚至想把他的女儿,也就是当朝公主嫁与他,他却还是瞧不上。
他那样关心神荼,结果神荼倒好,一声不吭地就把终生大事解决了。

安岩望着皎洁清冷的月亮,洗浴后的他穿着单薄的白色单衣,湿润的水珠顺着发丝滑落。
忽然,背后传来脚步声,安岩蝶翼般的睫毛上下扇动一下,黑曜石般的眼眸不在意似得清明温和。
他知道是谁。
步伐矫健稳重,是神荼,这个他所钟情的人。

“不冷吗?”神荼在安岩肩上搭了一件外衣,安岩闻了闻衣服上属于神荼冷冽却使人安心的气息,摇摇头,痴痴地笑了笑。

良久后,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悦耳的音律。
熟悉且动听的旋律,安岩一下就红了眼眶,泪水在眼眶里流转,清清嗓子,和着调,低声吟唱起那首曲子。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神荼只是来听曲子。
安岩也并没有多在意他,只是单纯的因为那惊为天人的容颜和贵重的身份多看了几眼。
可在此之后,每日都前来听曲却不招摇的神荼让安岩有些注意他,每次唱曲时也都隐隐向神荼微笑。神荼也会回礼般的嘴角弯起一个微不可微的弧度。

久而久之的,神荼的身影刻在安岩心里,祸水容颜,高大挺拔,而那一袭黑衣,却是使更偏爱白色的安岩心心念念。

神荼……神荼。

后来的某一天,安岩与友人聊起此事,结果听说了,皇上意欲将当今最受宠的公主指婚于神荼。

一听这话,安岩像是丢失了魂魄,强颜欢笑的应付了友人,急忙告辞了。

金钱,美色?他到底要什么?

他突然想起了来京城前的苦日子,寂寞孤独,如地缝中的蚂蚁挣扎着。
只要走错一步,就会坠入无尽深渊。

有一次在暗无天日的黑夜里,他忍着病痛,却无钱请医,一步一步地走了几十里路去买药,最后在路边晕倒,就这样在冷风中熬过了最艰难的一夜。

无人关心,无人留心。

之后,安岩没有再唱歌了。许多人上门拜访慰问安岩,都被安岩以有事回避。
安岩听着侍从络绎不绝的禀告,那一个个不熟悉的名字,唯一没有神荼。

安岩看着窗外早春时节却暗自衰败的秀梅。
自嘲地穿上单薄的衣服,在花苑里,看着天上的月圆。
突然来了兴致,低唱起一首婉歌。

束发系  待君归来去
任留月嘲新
无风敌挽歌  溜溜话白鹤
青春意桓和

谦谦昳  默默礼
叹君何时归来 无从泪滴

喜歌响起 他人嫁衣
悲及雨 屋檐下 回避

铁骑踏 破风
花香以 霖霖

回首望 旧忆
白发疏 不系

只独留我一人伤感,也许他现在,正怀抱美人安然享乐吧……

“安岩。”
突然的声音打断了歌声,安岩脸上不知何时挂满了泪珠,声音也不住颤抖。
被人从身后抱住,感受着自己身后日思夜想之人的温度。

“你不冷吗?二货。”
安岩总算压抑不住,在神荼无限柔情中,断断续续地抽泣起来。

呐,神荼,其实这首歌,还有几句。

红尘伤 是你 模样
可我想 无悔 留伤

神荼……我不冷……一点都……
二货,金钱美色?我只要你。


这……就是回答。

end.

(:з」∠)_
我啥都不知道
说好的温馨向呢o(´^`)o
被我吃了( ̄~ ̄;)
文笔渣o(*////▽////*)q

@舍与欺 拖了好久……抱歉⁄(⁄⁄•⁄ω⁄•⁄⁄)⁄
路过的客官!留下小红心!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