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崽子

打滚卖萌求关注,立志成为大角虫(:з」∠)_

【月南】借你月华(下)

原来这就是北极圈的感觉啊……嘛,我果然还是超喜欢异域密码der。
有车,半强制警告。
第一次开车,翻车就跟我说一声哟小可爱们。
打不开的话在评论区哟。
——————————
成功加上微信之后,小姑娘拿着手机,看着上面的好友列表,露出了一个羞涩的微笑。

这个状态,与少女怀春无疑啊。

南晓楼心下正感叹现在女孩子的主动,突然感觉有人向他走来,他一抬头,就看见了月无华紧锁的眉头与探寻的目光。
不知为何有种莫名的幽暗。

南晓楼被吓得一抖。

小姑娘则以为他们有事要谈,便对南晓楼丢下一句“微信上聊,师父。”就离开了。

南晓楼听着那句“师父”,心中不由涌上一丝舒适,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却没留意到一旁月无华深沉的黑眸,当触及到他唇角温暖的笑意时,那一瞬而逝的晦涩与狰狞。

但在南晓楼收回目光望向月无华时,月无华已经与常态无异,挂着邪痞的笑容与南晓楼一同靠在窗边,手里拿着一杯不知从哪里顺来的红酒。

“不错嘛,没想到我们南大侠也会撩妹了。”月无华还是那熟悉的揶揄意味的腔调,只是话里有些不知名的情绪。
南晓楼表面神经大条,实际上心思还算细腻,所以自然没有放过这一缕奇异。
他疑惑地看了看月无华的表情。


奇怪,太奇怪了。

月无华脸上表情明明很轻松,但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是什么呢?
嗯……
哦,对了。


是眼神。

那是一种……仿若快要满溢出来的情感又被克制到极点,不准许泄露一星半点的眼神。一种近乎于麻木的理智警告。

南晓楼被那所包含的隐忍所触动,却又好奇那被禁忌究竟是什么。
一种心悸之感缭绕不去。

“……南瓜,你还在服务区吗?”
南晓楼把思绪一收,眼神落到了月无华手里的红酒,试图转移话题。

“在的在的,月公公吉祥。话说你这红酒哪来的呀?”
月无华眼神暗了暗,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将红酒递到他面前,示意让他尝尝。
南晓楼干脆就这月无华的手,尝了一口。

月无华看着他覆上自己的手,一派亲密的样子,紧绷的表情可算是松活了些。
南晓楼干脆拿过红酒,仰头全喝完了,好像在喝饮料似的。
月无华瞥见了南晓楼优美的下颚线,不断滚动的喉结和被红酒滋润的水嫩的双唇。


这一杯红酒没多少分量,很快就喝完了。
南晓楼咂咂嘴,满脸嫌弃。




“还是二锅头过瘾!”



这句话一出,他俩都不由自主地愣了。
他们……究竟多久没一起去喝酒撸串儿了?

南晓楼和月无华都是行动派,沉默片刻后,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南晓楼就淡淡开口道“今晚……去吃个夜宵吧……”




昏暗的房间忽然有了一丝亮光,原来是门开了。只见月无华搀着瘫软的南晓楼摇摇晃晃地进屋了。
他们租的房子还算大,两房一厅一厨房。
平时没什么人来做客,所以他们一人一间房。月无华将南晓楼带进他房间,开灯后把南晓楼往床上一扔,然后直起了腰活动了一下酸痛的筋骨。

床上的人还不老实,似乎醉的太厉害了,挣扎间褪去不少衣物,转眼就只剩一件衬衫和内裤遮羞了。
裸露的皮肤泛起漂亮的粉色,最要命的是,南晓楼嘴里还说着胡话:
“好热……月饼呢……嗯?哥们儿,看到月饼帮我带句话给他……好不?”

月无华一条腿卡在南晓楼双腿中间,直着身子,衣袖被南晓楼紧紧攥着。
“……什么话?”一脱口已是勉强克制住的欲望所导致的低哑嗓音。

“唔……”南晓楼哝语了一个单音,随后抛出了一个爆炸事实“我喜欢他……”


月无华瞬间僵在那里,不可置信地询问“等……你说什么?”
“我说……”南晓楼貌似有些累了,但还是一字一句地吐着字。





“我喜欢月无华……我喜欢他……”





月无华看着他迷蒙的、充满水雾的双眼,全身血液都在上涌。
他眼中迸现了可怕的兽性。


https://shimo.im/docs/4E3ncGekzMgVMkgu/ 点击链接查看「借你月华(车部分)」,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时间拨回至现在。

南晓楼轻轻叹了口气,引得月无华抬头看他。
“怎么了?”
“没……就是觉得神奇……你说我们多少年的兄弟了?双向暗恋这么老的套路还要发生……真是醉了。”
“呵。”月无华轻笑一声,痞痞地说到“我从来没把你当哥们儿过。”
“那你把我当什么?”南晓楼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当然是……”


月无华正视着他,世界上最明亮的光都藏在月无华的眼中,但这双眼中,满满的都是南晓楼。

“媳妇儿啦。”


南晓楼任由羞红爬上脖颈脸庞,他知道,他的白月光,也许从来就不是天上那么遥远。
也许,天幕渐黑,月华初现时。他真正的白月光就在他身旁,他望着月,月望着他。

“该回家了吧,天色不早了。”月无华关上手机,还给南晓楼。
“哦哦。”南晓楼收起手机,然后招呼服务员过来买单,然后月无华十分自然地把钱给付了,知道服务员离开南晓楼才反应过来。

“可以,都懂得关爱我了,这波不亏。”南晓楼笑嘻嘻地说。
“嗯。”月无华非常淡定,然后状似不经意地问到“上次那个女孩儿,你们还在联系吗?”
“哦,对啊……”南晓楼眼神有些飘忽“你……你的古书好看吗?”
“……盗版的。”月无华瞥了一眼一旁的书,意味深长地说。

“咳咳……嗯,以后……还是要买正版书啊……”
“……”月无华勾了勾嘴角,一口饮尽杯中残余的咖啡,缓缓开口到“我看,你就是太有力气了。”
南晓楼眼神死。


今天南瓜也在被艹的边缘大鹏展翅呢。

end.

评论(1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