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崽子

打滚卖萌求关注,立志成为大角虫(:з」∠)_

【all金】金到底是谁的

今天也风和日丽阳光明媚,带着天使光辉的某只,再次不厌其烦地打起了野猪怪。
“yean!干掉啦!”美滋滋地数着少的可怜的积分,金心中却又不禁联想“等我把积分攒上去,我就要……”

这是天空一声巨响,老子,啊呸,格瑞大佬闪亮登场。
金感受到这地动山摇的动静,倒也没觉得有什么,自家竹马的实力他很清楚。
“格瑞!”金兴奋地扬起手,看着不远处突然降临的格瑞,奋力地挥挥手,继而扬起一个大方的微笑。

格瑞没说什么,瞄了他一眼,走出被巨大冲击砸出的坑,一把澄亮而墨绿的巨剑,向笑的傻兮兮的金走去。
突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幽紫色的眼眸向后一瞟,迅速反身格挡住了一道攻击。

这熟悉的力道与招数……哼。

格瑞冷哼一声,望着从阴影处走出来的人。
“身为堂堂大赛第一名,嘉德罗斯,你也会偷袭了?”格瑞讽刺到。
难得没有带着跟班的嘉德罗斯,眯了眯眼,金黄色的瞳孔微收缩,反唇相讥到“格瑞,没想到你还在跟这个渣渣有来往啊,明明是个蝼蚁也值得你如此欣赏?”

一旁的金似乎意识到,嘉德罗斯嘴里的渣渣和蝼蚁指的是谁,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格瑞有些气恼,干脆拿剑指着嘉德罗斯“打一架吧。”

嘉德罗斯没料到格瑞突然如此坦率,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呵,光打那多没意思,”一个轻佻的声线又忽地传来,从树上跳下一个人影“我们海盗打架都喜欢加个码。”
雷狮拍拍灰,眼神兜兜转转一圈,最后停在了金上,那打量的目光让金有些不舒服。
格瑞几乎是下意识地护住了金。

嘉德罗斯这时也感兴趣地勾了勾唇角,明显打起了坏主意。

“真是失礼,”又出现一个人,安迷修优雅的漫步而来,顿了顿继续说“金又不是东西,为什么要让你们抢来抢去的?”说完还轻蔑地斜眼看着恶党。
雷狮危险地挑起眉毛,忍住了回击的欲望,反而转头对金说“你觉得呢弱鸡?”

有个词叫什么来着,哦对了,沉默是金。

没有比不知所措更体现金心情的了。
我就打个怪,跟发小聊个天……怎么突然演变成我的归属问题了……

这时,浩浩荡荡来了一群人来看热闹。
今天……好像是各工会与组织的集猎,这下好了,几乎整个凹凸大赛的人都到齐了。
众人都默契地屏息观望着这嚣张跋扈的局面,金紧张地吞了口口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应该和自己有一定关系,所以想劝劝架,殊不知反倒像添了一把火。

“那个……咳咳,大家都是朋友,我也没想做你们的……那什么……反正有话好好说,大家别……”

没等金说完,雷狮已经冲向了金,其余三人随之而动……





一时间,天边闪烁着不同的光辉与不时响起的武器打击声。
















可是……到最后大家也不知道谁赢了。
所以问题来了……金,到底是谁的呢?
【大家的(没毛病)】

评论(6)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