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崽子

打滚卖萌求关注,立志成为大角虫(:з」∠)_

【all八】萌甜 那个老八又卖萌!(8)

张嘴吃安利,记得配水一起服用……
啊哈,深夜复健。
( ´▽` )ノ三小段走起!
——————————————
38.
小八聪慧,自是注意到了那异样的注视。
为了维持自己天然而温和的形象,他像是不在意地大声嚷起来“你们看着我干嘛呀?我脸上有东西咩?”

被乖嫩的尾音勾的心魂一颤,二月红心里燃起了一抹冲动,但被很好的抑制住了。
他走到小八身边,摸摸他的头。
小八有些莫名地抬头看看这个有着温柔完美邻家哥哥形象的人,而对方只是露出了一个儒雅的笑。

“想吃就吃吧。”

39.
小八眼睛一亮,等着就是这句话!

小陈皮一脸嫌弃地将面递给小八,小八接过那个大海碗,其中的汤汁勾着面条晃晃悠悠。
即使仍存有热气,香气四溢,但已不复那样温热。

显然小八并不顾及那些,就捧着大海碗直愣愣站在那儿,手里还握着筷子,双眼发光地瞄着碗中。
小陈皮虽说脸上已经飘上一些不满,却还是自主地搬来了桌椅。

小六子默默挪来两张椅子,拼在桌下。
拉开其中一张,二月红端着一杯茶,拿了一些碎银,把无所事事站得发酸的小陈皮打发走了。
而小六子从黑色褂衫里摸出一本小书,倒是津津有味地阅读起来。

一瞬间,平和宁静的大院的时间就这样,慢下来了。

40.
“小六子!阿三回来了!”小七娘穿着一条小桃花素裙,已有几分风韵。

被稚嫩声音打破虚假的平和,彻底露出了凶恶的獠牙。

小六子将书搁在鼻梁上,小书遮住了小六子大半张脸,掩盖了他的神情。
只是露出的一双黑白分明的眸瞟了小八一眼,果然看见小八脸上转瞬即逝的惊喜。
不免黯淡几分,给二月红使了个眼色。

二月红接收到信息,闭闭眼,收敛了一下情绪。
他抿口茶,抬眼温和地说道“好,小七,我们知道了。”
小八还在专心吃面的样子,其实内心早已翻云覆雨,面前的这碗面也好像不比那消息诱人。

“小七!”小八站起身。
“嗯?”小七轻轻地眨眨眼,抛出一个回应。
“我跟你一起去看看……那个……三哥吧!”
“哦……好?”

小八对二月红说了句“二爷,我吃饱啦!我去玩咯!”

二爷眯眼笑笑,看着小八远去的背影,然后笑容瓦解,一副冰山模样尖锐地戳破伪装。

转眼和小六子交换了一下眼神,又扭头看向剩下的那碗面。

还有好多呢。




——————————
哈,日常潜水+突然起尸填坑
你们要的更新,谢追

【all八】萌甜 那个老八又卖萌!(7)

张嘴吃安利,记得配水一起服用……
这篇文真的好久……好久都没动手更了……
ooc    有私设    四小段嘛今天,嗯……我觉得作为all八,我真是太失败了……
(´ . .̫ . `)我不管……
黑喂狗咯( 。ớ ₃ờ)ھ
———————————————————
34.
小八擦去嘴角的痕迹,血红的印子却顽固的挂在那儿。
不得已,小八打来一盆水。一捧冷水不禁让他清醒了一些,更是让脑中的杂乱的事物清晰了点,记忆中藏在残破不堪的古经上,佶屈聱牙的符文与心法,此时如入水之莲,带着些水珠晃晃悠悠地浮着。

清醒了。
小八的身体却仍留着余痛。

35.
摸摸手臂,淡漠的神色却越发谨毅。
换上一身,属于“齐八”的衣物。再吐出,属于“齐铁嘴”的淡笑。最后,揣上属于“齐桓”的沉重。

这位变了样的小八,推开大门,清晨的曙光远没有正午的强烈,在娇羞的,只露出半张脸的太阳,也一如我们刚睡醒的模样,慵懒地撒下阳光,不经意间又被云儿吞噬。
伴和着略有些冷冽的晨风,小八伸个懒腰,转身关上了房门。
察觉到一道灼热而阴冷的视线,小八满不在乎,转身,作出一副懵懵懂懂的可爱样子。

“碰!”
“咕咕咕~”
比起关门声,小八肚子的抗议倒是更加响亮与绵长。

36.
齐八有些汗颜。
这可不能算是装出来的,现在他肚子饿的前胸贴后背可是真的。
隐隐约约有些香气,青葱和高汤浓郁的结合,光是闻着就知道,味道绝对一流。

循着气味寻去,倒是找到了二爷的院子。
院子中轻声吟唱,勾勒出一片诗情画意,宁和入胜。
曲调也十分婉转清明,温柔的起伏波澜,让小八想拍手叫好。
如果不是肚子饿到发疼(இωஇ )。

小八龟缩着脑袋走进院子,倒是发现院子中还有两人。
小六子跟端着面碗一脸茫然的陈皮。

37.
“小八?”二月红擦擦额上的汗,不解地看着从来都能睡就睡绝不早起的小八。
“呃……我……”小八支支吾吾的。
小六子瞟了他一眼继续埋头喝茶,陈皮眨眨眼,却也还是生无可恋地端着面。

“我我我……是,是被歌声吸引来的……”
“噗…”小六子没忍住“我看你是被面吸引来的吧……”
这不能怪小六子直球,只能怪小八的眼珠子都要粘到那面碗上了。

二月红则是心下感叹小八的可爱,看着如熟透虾子羞涩的小八,不免产生点慈爱,笑容也弯起小小的弧度。
可是……
佛爷所说的那事……
啧。

二爷眉微微皱起,脸上失了些笑容,意味深长地盯着小八。
不远处小六子的脸色也晦暗不明。









信任危机啦啦啦啦啦啦(我这个智障在兴奋什么?┌(┌ 、ン、)┐)
完结倒计时
6章
有人看吗?我不会过气了吧,我跟你们嗦,我很脆弱的……˚‧º·(˚ ˃̣̣̥᷄⌓˂̣̣̥᷅ )‧º·˚
路过的客官小红心必须留下(˵¯͒⌢͗¯͒˵)我不管我不管(つд⊂)

【all八】萌甜 那个老八又卖萌!(7)

张嘴吃安利,记得配水一起服用……
我差不多一个世纪没更这个了……(  ・᷄д・᷅ )
ooc    有私设    五小段吧…心理戏上演,主线开始,其中有萌有虐。然后,我吃饱了撑着把小八黑化了……(好像往病娇发展了……)
(๑¯ํ ³ ¯ํ๑)
———————————————————
29.
夜已深,小八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他是没有任何计划的,也不敢把自己说谎的真相告诉众人,若是说了,只怕风波一过便会受人谴责。
况且,他也不想自己与九门关系变差。

指不定将来他就能成九门中人,虽说九门是祸水,但他非要淌一淌。
他不是不知道这九门背后的勾当。但他确信,这定能使他飞黄腾达。

30.
剧痛蔓延。
齐桓“咻”的一下坐起,白净的脸上没有明亮的笑容,没有温暖的弧度,也没有了那一抹入长沙时的单纯可爱。
清明的眸里似乎多了点什么,清秀精致的脸上满是扭曲痛苦之色。齐桓紧紧地咬着下唇,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床单被齐桓抓得皱起,齐桓出了点汗,把手颤颤巍巍地从床单上拿开,攒住心口。喉间发出些许咳嗽,齐桓把下唇咬得更紧了。

31.
不是第一次了,自从上一次从那个劳什子的甾山回来,就一直这副德行。
回想起来,甾山,灾山。好吧,是我大意了。
我是不是染上什么怪病了吧……齐桓终于放过了自己的下嘴唇,唇上有两个深浅不一的血印。

难不成自己也要不久于人世了?我是不甘心的,不甘心啊……大功未成,岂能将生死于心,莫不是对不住师傅诲我之辛。
家族也没落了,政府那些家伙只会冷嘲热讽,就连尹家也冷眼相待,全然不顾自己是如何兴盛的,自己是踩着谁的肩膀的,自己还未成全谁的恩情的……

32.
月光微凉,辛酸泪淌。
仅仅十二年左右,齐桓似已将大半辈子看遍。
却又差那么一点。

是否非要经历一些事情,才可悟得更重要的东西。这东西,苦恼了齐桓四十多年。
却也都是后话了。

在异乡被抄家灭口之时,这样东西很真真切切地到齐桓心里。
早一点未成,晚一点已逝。

挣扎地从床上吓到地上,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点起一盏灯,从贴身的包袱之中摸出一个罗盘。
古家鉴宝与古董灵宝相系相通
浪子卦算和神鬼诡异纠缠不休
两者之和天定无良缘,无良局

我却,甘之若饴。

33.
天亮了。
公鸡一如往昔地打鸣。人们也是,一如往昔。
入道的人儿不受苦病折磨,不受情爱牵绊,不受金钱诱惑。

真正地蜕变,也注定无法拥有自己的人生。

黑瞳泛起诡异的涟光。
师傅,我……还是踏上了那条不归路。
滴答滴答……妖艳的血从嘴角蜿蜒而下,眼底的乌青碍眼至极。

来啊……一起坠落深渊吧……

好吗?

【all八】萌甜 那个老八又卖萌!(6)

张嘴吃安利,记得配水一起服用……
(*ノ∀`*)
ooc    有私设    这次三小段,是过渡。准备揭露小八的目的了。(大概下下章)
( ^3^ )╱~~ 
———————————————————
26.
时间就像小八的肚子,一个是流逝的很快,一个是饿的很快。
小八差不多进小九门的院子将近四个月了,虽然只有短短四个月,但是却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

比如被二月红拉着学唱戏啊(被嘲笑了…),被陈皮练武时吓到啊(差点儿受伤。),被狗小五的狗追着跑啊(谁叫你欺负他的狗!),被解九逼着陪他下棋啊(关键是小八就没赢过啊。。。)……


不要以为小八只和男生有过“快乐”的回忆。


霍小七硬逼着小八穿女装,丫头一连三天让小八一日三餐都吃素面,因为小八发烧了,为了健康所以痊愈之后要吃淡一些,人家是为你好啊!真是的!

对于“天大地大吃饭最大”的小八来说…


那一刻,世界崩塌了。

只是,不过回忆多么刻骨铭心,小八都还记得他师傅给他的任务。

27.
齐八今天心情很微妙。
一大早上院子就闹腾起来,听说是小李三准备从外地回来了,还带了一些特产和古董。

小八眼睛一亮,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你了!
张大佛爷一直盯着齐八,自然是没有错过小八那一瞬的惊喜。



其实……几乎没有人知道……
齐八虽然有很多不同的称号,齐铁嘴,齐半仙,齐(奇)卦……
但不管外面如何夸耀如何称呼这位13岁的神卦先生,齐八的真名,其实叫齐桓。是全国鼎鼎有名的古董古物世家,和世界上屈指可数的鉴赏古物名家的后代子孙。
齐八和他师傅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打死也不让人知道。

因为,齐家特殊的鉴物手法是人人既想得之又想除之。

28.
齐八暗搓搓地摸回屋中,拿出一纸书信。
“……你师傅百川道长已于三月前溘然长辞,悲痛之余,他死前却有一言托付与于你,你需找回……”

齐八眼眶有点红,而后长出一口气,强制性的稳定了情绪。
为了师傅……

【all八】萌甜  那个老八又卖萌!(5)
张嘴吃安利,记得配水一起服用……
( ̄y▽ ̄)~*捂嘴偷笑
ooc     有私设    这次四小段,要问我问题,底下评论见。
(/"≡ _ ≡)=
———————————————————
22.
回去的时候倒是很自然。
除了副官坚决的陪在陈皮身边,并且拉着陈皮离小八远一点。
理由是有些话想和陈皮说。
张启山虽然有点好奇,但毕竟人家有些私密话要说,自己也不好问那么多。

23.
走在后面,陈皮看着副官纠结的样子,问“你干嘛了?一脸便秘样……”
“……其实在悬崖那里我看到……”副官犹豫了半天,还是说了出来。
“啊?”陈皮眼睛瞪得圆溜溜的“你说真的?但他也有可能只是单纯的讨厌我吧……”
“……的确……可小八爷也有13岁了,做事还这么没分寸不应该呀!”
“你跟我说有什么用?你去跟佛爷说啊!”陈皮向佛爷的方向抬了抬下巴。
“……你觉得佛爷这个弟控是相信自己弟弟,还是相信一个没有证据的我?”
“万恶的弟控啊……”
副官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齐八留在院里是为了什么……”
“算了……”陈皮拍拍他的肩膀“不管他什么目的,只要他没对人动手就没事。”
副官看着陈皮,诧异道“你平时毛躁的很,现在倒是有条理的。”
陈皮“那是!╰(*´︶`*)╯”

24.
走在前方,齐小八看着走在队伍最后面的副官和陈皮,歪头对佛爷说“副官他们在干嘛?”
“说悄悄话吧!我就知道他俩不简单!”霍小七微妙地笑起来。
“小七你整天都在想什么乌七八糟的呀……”狗小五皱着眉头,总觉得自己脑补到了很不好的画面……
“什么乌七八糟?这是少女的幻想!”小七眯着眼睛有点不爽的看着狗五。
“悄悄话……”此时的齐八没理会后面已经闹僵了的狗五霍七,嘴里念叨着,心中有不好的预感,这张副官怕是知道了什么,看来怀疑他的不止小六子了。
师傅,你要的那东西也太难拿了……徒儿怕是拿不到啊……
“小八?你想什么呢?”张启山看着沉思的齐八,开口问道。他有那么好奇吗?
“没有啊!我是在想回去之后干什么呢……呵呵(^_^)……”齐八应了句。

张启山听着这敷衍的话,感觉齐八……有点装……
多年之后,老九门众人回忆此事,张启山还开玩笑说,如果当初自己不这么想,大家就都被齐八给骗咯……

25.
回到院子里,厨房立刻被丫头和副官征用了,大家都坐在院子中央的树下石凳上,等着吃饭。
虽然不久前下过雨,但是由于太阳还是蛮给劲儿的,所以凳子没有很湿。
蝉鸣声叫嚣着夏天的炎热。
而小九门此刻一如既往的平静而又不安静。

【all八】萌甜 那个老八又卖萌!(5)

张嘴吃安利,记得配水一起服用……
( ̄y▽ ̄)~*捂嘴偷笑
ooc     有私设    回归五小段,要问我问题,底下评论见。
(≧ω≦)/
———————————————————
17.
雨滴答滴答地落下,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有加大的趋势。
“唉,看这个情况,一时半会儿是走不了……”站在窗边的解小九皱着眉头,看着这场雨。
“那吃点儿东西再走咯~”狗五凑过去“你看,小八已经吃欢了……”
此刻,齐小八的眼里只有吃的。
“唔…好吃……启山哥,你也尝尝?”小八看着对面张启山唇角涌动的笑意。
一旁的黑背老六看着齐八专注于吃的背影,总觉得这齐小八有一种……熟悉感。

这时候二爷和丫头已经开始旁若无人地秀起了恩爱。
而霍七娘现在专注的将视线定格在一旁的副官和陈皮那儿。
“我饿了……”
“那去和八爷一起吃东西啊!”
“……”陈皮脸红着咳嗽几声。
“……差点忘了……那你跟我去买吃的吧……”
“嗯……我要吃糖油粑粑!你请客!”
“可以啊,不过你以后要听我话。”
“那算了。”

18.
雨势转小,小九门再次出发。
突然,后面的二爷一个箭步冲上来,从背后抱住了小八。
由于身高(小时候)的缘故,小八整个人陷在二爷怀里的,因为离得近,小八甚至听的见二爷的心跳,小二爷也能感受到小八身上的味道。
然而这个动作并没有持续多久。
“小八,不好意思啊,刚才因为游戏输了,所以……”
“啊……没事没事……”小八摆摆手。

“手感如何?”狗五好奇地问到。
“嗯……抱起来挺舒服的。”小二爷回忆“不过说实话,刚才心跳有点快啊……”
“噫?手感很好吗?我去试试。”丫头眼里放光。
这时候,张启山看着脸有点红的小齐八,一把拉过他,也抱了一下。
说实话,小八虽然不胖,但是因为吃的多,所以看起来很可爱,抱起来很舒服。
“启山哥……”小八在张启山耳边轻飘飘的三个字。
张启山感受到耳边的热气,松开了小八。脸和耳朵迅速红了起来。

19.
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期间小八又被抱了四次。
大男人搂搂抱抱像什么样子嘛!
还有女生。
……人生赢家……

那是一座山,不算高,但是环境不错,也没有什么人。
“山顶那里有一个草坪,我们就在那里自由活动,虽然我们一直都是在自由活动……”狗五自我吐槽中。
只是,才到山腰那里,小八就累成一摊泥了。
“上来吧。”小八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小六子,迟疑了一下,还是扑了上去。
张启山看着小六子背上的齐八,心里居然有些不快。
而小六子则觉得,这软萌的小丸子虽然看起来好像吃的很多,但是还不算重的。

20.
虽然花了点力气,但还是到了山顶。
“谢谢你…”齐八看着出了点汗的小六。
小六子抬起头,俊脸上嘴角微微上扬,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齐八。
突然吻了上去,啊呸,是说了声“没关系,至于报酬……”
小六子也抱了小八一下。

恭喜小八一共被抱了七下,懵逼了七次。

21.
齐八闲逛着,集合的时间快到了,他想看看还有什么好玩儿的。
其实就是无聊。
齐八发现了在悬崖边吹风的陈皮。
齐小八半眯眼睛,脚步轻轻地走向陈皮。齐小八脸上没有笑容,看着陈皮的背影,悄悄抬起左手。
阻碍我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

“嗯?”陈皮好像被什么打到了,猛的回过头,发现了挠着头局促地看着他的齐八。
“……快集合了…赶紧回去吧……”齐小八呵呵的笑起来,脸上没有一点危险的痕迹。
“哦…嗯……”陈皮有点尴尬,但没有怀疑,跟齐八准备回草坪。

树丛中。
“八爷他……”副官瞪大眼睛,背对着树。
刚才他的确看见了,齐小八准备把陈皮推下去。还好他扔了颗石子儿,提醒了陈皮,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张副官出了一身冷汗。













【all八】萌甜 那个老八又卖萌!(4)

张嘴吃安利,记得配水一起服用……
( ̄y▽ ̄)~*捂嘴偷笑
ooc     有私设    这次有四小段,要问我问题,底下评论见。
乁( ˙ω˙ )厂
——————————————————
13.
帮齐小八穿好衣服后(对,那个运动就是穿衣服23333),张启山就发现了在自己房里杵着的面丫头和小二爷。
“嗯……佛爷……真的,非常抱歉……”面丫头开口。
“不会,都是男生,没问题的。”就是男生才有问题。
“不,不管怎么说,的确是陈皮做的不对,”小二爷说“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无妨,都是自家兄弟,没什么好挂在心上的。”张启山说到。

“哥……”齐八探出个脑袋。
“小八,你怎么来了?”张启山看着齐八畏畏缩缩的模样,心下好笑“怎么,被人看光了,然后不好意思了?”
“我才没有!”齐小八嚷着,声音奶声奶气的,一点气势都没有。
再加上因为生气而圆鼓鼓的小脸蛋,丫头眼里冒着精光。

14.
“这就是小八吗?”丫头问到。
“嗯!我是!”齐八看着这个漂亮的姐姐“小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呀?”
“哈哈,你叫我丫头就好。”面丫头觉得这齐小八比上次小二爷拿来的洋娃娃可爱多了。
齐小八看着一旁的小二爷,冲丫头喊了声“二嫂好……”
张启山捂嘴偷笑起来,这齐八眼神够尖的……面丫头嗔怪地看了小八一眼,小二爷则默默地竖起大拇指。

“对了,启山哥,”齐小八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目的“我是来找副官的。”
“副官,”张启山不明所以“找副官做什么?”
“狗五说要带我去郊游…我来找副官做一下保镖……不行吗?”
“……找什么副官啊,我陪你去。”狗五你等着。

15.
“真的吗!?可是…启山哥你有空吗?”
“陪你的话,没问题。”张启山含笑看着齐小八欣喜的表情。
小二爷和面丫头表示,感觉嘴里多了点什么……哦,狗粮啊……
“二爷和丫头也一起吧。”张启山看着一旁被秀一脸的两人。
“哦……那好,我们先告辞了。”二爷拉着丫头走了。

“我们真的要去?”丫头小声问到。
“佛爷说让我们去,我们总是要听的。”二爷叹了口气。
“哦……那我们现在去狗五那儿拿几包狗粮。”丫头说。
“嗯?拿那个做什么?”二爷不解。
“吃啊!”丫头回答道。
哇!丫头你懂的好多哦!

16.
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
当三天后准备出发的时候,发现莫名其妙的全员到齐了……
咳咳,首先是狗五邀请小八,小八又叫上了佛爷。佛爷要去,副官自然也去。二爷丫头凑热闹,拉着陈皮就上。小七娘找本子素材,于是顶着被闪瞎的风险也说要去,再秉着不能自己一个人瞎,就把刚回来的解九也拐走了。小六子一个人待着无聊就也跟来了。
嗯……果然九门同气连枝,郊游都那么有默契。

因为离得不算远,于是走路过去。
这一路上,因为长的漂亮,还是一群长得漂亮的,所以一路上都有人围观。
整的跟大熊猫交配现场似的。(什么鬼比喻←_←)






【all八】萌甜 那个老八又卖萌!(3)

张嘴吃安利,记得配水一起服用……
( ̄y▽ ̄)~*捂嘴偷笑
ooc     有私设    这次只有三小段,表问我为什么。
(。・`ω´・)
——————————————————
10.
“啊——————————”
在小八日常(?)凄惨的叫声中,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昨天闯祸被老爹罚到很晚才睡的狗小五现在只想冲到小八房间,把小八摁倒揍一顿。
然而他也真的这么做了。
可是当他走到小八房间门口的时候,他发现除了外出经商的小九和总是迷之失踪的小三儿几乎院子里所有人都聚集在小八门前。
就连那个在面馆里打工的小橘子陈皮都在。
然而他一脸惊恐地站在小八房里。

mdzz……狗小五现在这么想着。
EXM……霍小七现在这么想着。
WDF……张启山现在这么想着。
…………黑背小六现在这么想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等等,他谁?不管了,自己装的逼,哭着也要完成!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八现在这么想着。

11.
陈皮好无辜的。
在小八回来之前,陈皮也算是跟小九门众人比较熟的,毕竟是小二爷准女友面丫头店里的伙计,所以一直来玩儿,顺便来找张小副官打(tiao)架(qing)。
因此有时候晚了,就会在这里留宿,就是现在小八住的地方。
奉丫头之命,给小二爷送爱心早餐——嗯,面。
这小二爷见陈皮饿着肚子给他送早餐,就给了他钱说犒劳他一下让他去买几个糖油粑粑吃。
陈皮当然是不拿白不拿呀,买完糖油粑粑后,他就想向小二爷道谢,但是又不想把糖油粑粑放凉了,于是来到之前自己住的房间想着把糖油粑粑解决了先。

结果嘛……陈皮闯入了房间,看见了不该看到的,小八被惊动后,惊天长啸。

12.
听着小二爷慌乱的解释,张启山的脸越来越黑,张小副官看向小橘子的眼神越来越微妙,小六子莫名奇妙的红了脸,狗小五早就石化了,霍七娘嘛,在听到闯入房间的时候就逃离了现场。
“副官!”张启山因压制火气而低沉的声线。
“是!”副官拖着发愣的陈皮去小黑屋了。(也不知道要,干,什么……)
“你们先回去。”张启山关上了门,对躲被子里的小八说“出来。”

狗小五盯着那扇紧闭的门,“我有一种直觉,小八危险了……”
“跟一头穷奇猛兽关一起,你说呢?”黑背老六看了狗小五一眼。
“要去救他吗?”小二爷皱眉道。
“……救不了……”黑背老六扶额。
屋内不可描述,啊呸,不可言喻,唉,不对(……算了)总之就是——他们进行着一种……嗯……活动?







至于小橘子看到的是什么……咳,小八虽然弱,但的确是个男生没错,而且已经13岁了……这大清早的,你们懂了没……







【all八】萌甜 那个老八又卖萌!(2)

不行啦……一入老九门深似海……再吃我一发小九门……
有ooc  这次老六出场,私设比佛爷小三个月  而且长得好看(老九门的人……都好看)
——————————————————
6.
黑背小六的心情现在有点复杂,首先,他回到小九门的小院子了,算是有点高兴吧……但是……
谁来告诉我,这个躲在草丛后面结果睡着的小丸子是谁?虽然很可爱,但是……你到底是谁呀喂!
小六子忍住拿起刀向他头上砍去的冲动,深呼一口气冷静了一下,开始仔细端详这个小丸子:
皮肤白白的,脸圆圆的像一个小包子,架着一个大大的金丝边眼镜,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轻轻抖动……

7.
“小八……”“齐小八……游戏结束了!”远处传来一群年轻而稚嫩的声音,都带有一丝焦急。
小六子从齐小八的“盛世美颜”中清醒过来,闪出草丛,发现了解九和狗五霍七。
狗五似乎是看见了小六子,冲着他大喊“老六?你回来了,快帮我们找找齐八……”
小六一挑眉,用手指了指草丛。
解九了然,从里抱出来个熟睡的齐八……

7.
“我是该说你们幼稚到玩捉迷藏呢?还是该说那小子笨,藏起来都能睡着呢?”小六子有点生气“要不是你们来的快,我差点就把他当细作砍咯!”
“老六,这件事你做的对……”本来拉着狗小五他们训话的小六子突然感觉有点不对,那个人来了……
“狗五……上次你还没记住教训?”张启山来了。
“这件事不是狗五的错!”霍小七有点不服,“是齐小八自己睡着了!”
“小七!”解九瞪了霍小七一眼,小声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你……”霍小七气得一跺脚。
“嗯?发生什么了……”齐小八被吵醒了,从一旁的石椅上坐起,揉着眼睛“我被抓到了?真可惜……”
那懵懵懂懂的模样,可爱的不行。

8.
张启山无奈的摇摇头,“老八,要睡就回屋睡,睡在外面干什么?”
话罢,拉着齐八就走,“启山哥,我不走,我要在院子里再玩一会儿……”
“好……”张启山向狗小五飞去一个眼刀,意思就是“再拉这我弟玩那些幼稚鬼游戏,看我不剁了你!”
“我先回去收拾屋子了,毕竟那么久没回来了。”小六子看事情有结果了,便不再多留。

8.
“狗五狗五……”齐小八小心翼翼地问“那个哥哥是谁啊……”
“他?哦……老六啊!江湖人称黑背老六,跟你一样,四处游荡,为的是修炼武功,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还有还有,”霍小七突然插嘴“听说他残酷冷血,武艺高超,高冷的很!”
“哦……”齐小八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我看他还蛮正常的,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冰冷啊!”解九也突然围上来。
“唉~你不懂,伪善啊伪善!”霍小七故作高深地说“人心隔肚皮啊!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翻脸啊!”

9.
再说小六子,“那个孩子就是新来的齐八吗?长得倒是乖乖巧巧的,不过更像女生多一点。”小六子嘟囔着。
“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围着他转,不过……关我屁事,总之我维持本心就好。”
月亮慢慢爬上来了,小六子也睡着了,整个大院都格外安静……除了……
“哼!看来东西越来越不好拿呀……那个家伙都回来了!不过没关系……反正,我算过了,你们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呵……”
黑暗中,镜片反射出了一点光彩……



【all八】萌甜 那个老八又卖萌!(1)

ooc  有私设  幼童状(最大的不超过17岁)
不是刀,纯萌甜,我以齐铁嘴小不点的可爱程度担保!
————————————————————
1.
小不点老九门 里,最近说要新来一个算命的小子,这下,小五和小七娘高兴坏了。
天知道,这院子里,有整天僵着脸使唤身边副官的张启山,和天天要么奔去面馆要么练戏的二月红,还有只要一空下来就看书下棋,一本正经的解小九。
他俩都快闷死了!
听说这新来的齐八爷活泼,而且跟着他师傅学了不少本事儿,走过不少地方,一张小嘴儿巧着呢!

2.
今天狗小五特别高兴,因为啊,这齐八今个儿就要过来院子了,自然高兴啦……
只是应该给个怎样的见面礼呢?
狗小五想啊想,像是想到了什么,勾起一个恶劣的微笑。
把计划告诉小七娘时,换来的是一句“你真是一肚子坏水啊,狗五。”和一个“干得漂亮”的眼神。

3.
齐小八记得,他好像从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师傅到处走了。学算命背卦象,然后帮自己的师傅看铺子,是齐小八一天的任务。
他以为会一直这样下去,日复一日的进行着枯燥的生活。
直到有一次师傅拉着他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卦象背熟了吗?”“嗯”“知道怎么替别人算命了吗?”“嗯,我自己累计赚了13银呢!”
师傅嗔怪地看了齐小八一下,“还真是个小人精……”
然后他就去了那个大院,收了那份独特的见面礼。
虽然他其实并不想收。

4.
狗小五实在没想到,他只是叫三寸丁吓了一下那个新来的,这齐小八就哭了。
不过还好小七娘哄住了他,不然天知道大人们怎么罚他。
还有,不知道张启山从哪里冒出来,居然还说以后不准欺负那个新来的齐小八。
狗小五好生郁闷。
不过那个齐八长得确实好看,眉清目秀的,虽然带着一个大大的金丝边眼镜,但是看起来呆萌呆萌的,声音也软软糯糯的很好听。
真的很想一把抱进怀里。

5.
张启山是院子里最大的,16岁,据说院子里要新来个人,是叫……齐垣是吧?
好像都叫他齐小八……13岁,嗯,比他小,比老九要大一岁。
6岁就跟着他师傅往外跑了,父母也是宽心啊……
不过院里的惹事精儿狗小五和天天跟狗五腻一起的霍小七,貌似对这个齐八有兴趣……说起来狗小五是在院里最久的一个,张启山刚来的时候,就被“欢迎”了,狗屎礼,他还真没见过(所以齐八来那天就跟着狗五)。
当然,那次以后狗小五就被张启山教育,也就是揍了一顿。从此,狗小五就给张启山送了个外号:张大佛爷。

被默许了。

大概是自己一直想有个弟弟吧,总之一看到齐小八那像小鹿一样湿漉漉的眸子,张启山张大佛爷就想:

这个人我张启山保定了!

……
嗯(⊙_⊙)最近码字码的我生无可恋
但是一想到我可爱的八爷和甜的要死的cp我的斗志就昂扬了!
酷爱给我加个油,不然没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