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崽子

打滚卖萌求关注,立志成为大角虫(:з」∠)_

【一八】 虐向 玲珑透(张启山篇)

来来来,我来捅刀了
ooc  双暗恋  be向
————————————————
张启山刚来长沙的时候,就知道齐铁嘴了。
这齐铁嘴看破天机,料事如神。
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虽然从不随意帮人算命,但却和善友好,丝毫没有老九门中人特有的矜持和高高在上。


所以导致齐铁嘴在被绑时,张启山难得的有点焦急与感叹。

这世上,果真弱者被欺。







像是下定决心,在张启山看见齐铁嘴伤痕累累的脸上那双明亮的眼睛,就一直留他在身旁。
久了,他竟养成了习惯,时刻回头看看他的齐小跟班,是否在身后乖乖的或恬噪的。


可也只延续到了从北平回来。


从尹大小姐说自己是张启山未婚妻开始,再从齐铁嘴看似玩笑的“嫂子”和“腿儿着回去”他就预感到了事情不妙。



但又怎样呢?先不说他俩都是男的,就凭着那齐铁嘴仙人独行独善其身的个性,与永远都抓不住的心,怕是张启山用尽一辈子都留不下他。





罢了,怎么能奢望爱这种东西呢?
更何况,这个长沙需要他。




这个中国需要……张启山。





结婚那天,张启山无力地看着华美的装饰与那套喜服。





他竟不知,为何这衣物红得如此刺目。






也许自己也像二爷一样,只想一辈子,守着那个人。


张启山知道尹新月对他也是真的,真的喜欢,真的爱。
但是他还是希望站在他对面的是那个时而可靠时而可爱的男子。
他只想对他笑,只想为他投入,只想替他疼。




可一切的一切,都来不及了,想他戎马一生,却连自己所爱之人都无法留住。想他铁血果敢,却连一句“我爱你”都没有勇气。




婚礼上,那个他纠缠了一生的人,惊艳出现,他只能苦笑,果然,他们没有可能。
看着齐铁嘴向他和尹新月敬酒,从那巧言善辩的嘴里蹦出的那一个个祝福,像是给他的惩罚,刮得他生疼。



比那次受的刀伤,还要疼上千倍。


他说不出对齐铁嘴的感觉,只知道当齐铁嘴去世时,他心里的什么好像碎了,好像破了,扎得他痛不欲生。
张副官说,齐铁嘴不让他去见他不让他去他的葬礼。
张启山想,他一定很恨我。






后来他知道了,根本就没有葬礼,齐铁嘴让齐伯将他的尸体烧了,再撒在院里那棵红豆树下。




齐铁嘴,老九门的八爷,英年早逝。
终身未娶。只因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张启山,张大佛爷,戎马一生。
却将自己年少轻狂的爱慕之心,
葬在了红豆树下。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