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崽子

打滚卖萌求关注,立志成为大角虫(:з」∠)_

【瓶邪】突发奇想的一短文(花吐)


假装自己还没被作业打败(๑ १д१)

“咳……woc,小爷怕是要上天啊……”吴邪死死地巴着身旁的树,虚弱的连那个感叹号都读不出来了。

事情发生在一小时前,吴邪乐悠悠的回店里,发现店外围着一群zz(吴邪的想法)少女,花痴的看着他哥们儿张起灵。
切,他不就帅了的,家世好了点,武力值高了点,而且还没名草有主了嘛……
我不也是!哪里比他差啦!
虽然我已经是个三十多的大叔了…

吴邪透过密密的人群,看到了安静看书的闷油瓶小哥。
即使穿着与吴山居古色古香的环境格格不入的蓝色连帽衫和黑色紧身裤(嘿嘿),即使面前挡着一群留着哈喇子,巴着吴山居的小(跟她们的人数比起来)门,似乎在期待什么的女孩儿们。
这样安静的张起灵,还是让吴邪触动了。

岁月静好。

“……那什么……”吴邪说了句话。
热闹的人群安静下来,屋里一直无视外面的张起灵也抬起头,见到来人,嘴角起了幅度。

“你们这个看情侣的火热眼神是怎么回事……”吴邪看着那些女孩儿看着自己愈发火热的眼神,有点纳闷。
张起灵放下手里的书,古井般没有涟漪的眸子此刻倒更像一汪温暖的春水。
起身走向吴邪。

眼见两人越来越近,吴邪却开始发愣。
小哥要干嘛?吻我?亲我?等等这不一样吗?吴邪你醒醒啊!
吴邪真醒了,但眼前骤然大的脸,把经历了生离死别的吴邪吓了个半死。

以前从没这么近啊!
近到数的清睫毛了啦!小哥你居然真想吻我?话说小哥你睫毛好长!

不行啦!周围人的眼神快把我烧死了!等等,怎么有点祝福的意味。但还是好热。

热……
“咳咳……”吴邪的喉咙开始剧烈抖动,干涩的苦味在嘴里蔓延。
眼眶溢满生理性的泪水。

你问结果?
吴邪转身就是吐了一口鲜花。还他妈不同品种的都有!你当我花店吗?

吴邪逃了,逃到最近的公园。
“喂……胖子……”吴邪有气无力的说“小爷快死了……”
“是吗?哦。”
“哦!咳咳…哦……你妹啊!咳……”
“哟,真病啦?”
“瞎子?你和胖子一起?”
“是他找花儿,然后花儿嫌麻烦,直接去茶楼,结果碰上了幽会的苏万黎簇……然后我们现在在喝茉莉花茶。”
“……我不介意给你吐一朵茉莉……”

解释清楚事情的原委后,已经半个小时了。
毕竟吴邪是个伤残人员,就算被嘲讽成“花仙子”都没力气吐槽的吴邪,现在仿佛是一条咸鱼。
更何况,一提到小哥他就要吐一次,差点没把胃吐出来。

“天真,你恋爱了。”
“大邪,你恋爱了。”
“老板,你恋爱了。”
“徒弟,你恋爱了。”
“老板……你……”

“谁恋爱了……咳咳……我去……唉……没一个靠谱的……”吴邪觉得自己不是病死的,是被气死的。
“徒弟,其实这叫花吐症,唯有真爱之吻方可解除。”
“我谢谢你啊!师傅!”不早说!
“我应该的,徒儿。”
“滚…咳……粗!”
“反正找闷油瓶亲一下就完了是吧!”

“唉…吴邪,别冲动,你会被…”挂断了。
吃干抹净的……
电话那头的花儿一众表示对吴邪这个缺心眼的,发自内心的关切……





结局可想而知。
然而小哥起初是想告白来着的……

评论(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