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崽子

打滚卖萌求关注,立志成为大角虫(:з」∠)_

【维勇】结婚的场合

“说真的,勇利,如果让你和我结婚,你愿意吗?”
我就这样盯着他,看着红晕逐渐爬上他的脸庞,甚至连眼眶都微微泛红,我的心剧烈的颤抖。

这话不是调戏哦,勇利,我是真的……

看着眼前即将哭出来的人,我感受到了深深的无措。
我的舌头也像打结了一样,忐忑地望着勇利,这个我第一个放在心尖上,真正想要去宠爱的人。

从第一次见到勇利开始,我就喜欢上了这个日本年轻小伙的舞步,温柔而富有情感,像一潭春水,拍随着鸟语花香,猝不及防的流入你的心窝,滋润你许久未曾颤动过的心窝。

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热情,又温柔,带着点忧愁,随着他舞跃盘旋而起的冰渣,轻轻地敲击你心。

不过,即使是我也没有想到,我在日本见到这位我所欣赏的人时,他已经准备放弃,不仅放弃事业,也放弃了他自己。
他为什么这么自卑?明明有好技术,明明有好人缘,明明有好教练,明明有好家庭……
这件事我可能永远不会理解的吧。

再后来,我就成了他的教练,当然过程中发生了一些事,但也的确让我再次看到了,所谓,胜生勇利的冰滑。
之后的我,即使不太习惯教练的职务,但也起码起到了一个监督作用: 督促他减肥,督促他练习,并时不时调戏一下他——这样就能看到勇利脸红害羞的可爱模样了,这于我而言是十分愉悦的。

我真真切切体会到我感情的,是在勇利比赛前,对我说了一句我毕生难以忘怀的话语。
“请以后,维克托的眼睛也一直看着我!”
我确实是心动了,难道对于他而言,只要我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就是最大的荣誉吗?

我不是不知道勇利曾是我的小粉丝,可是我没想到他算是狂热的那一种。

但不知怎么的,我的心里下意识的回答说:
“小傻瓜,本来就一直一直追随着你啊。”

一直……一直。

在此以后,我开始有意无意的试探他,但他却总让我心乱。
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而是他在我心里的地位与我对他的喜爱在作祟。

原谅我,勇利,原谅我……
原谅我在你教堂下将戒指套在我手上的时候,我想吻你的冲动。
当时街上的灯光将你褐黑色的水眸照耀的如琥珀一般珍贵与惹人喜爱。你的脸像熟透的苹果,咬上一口的滋味将是一生都体会不到的美味。
在传统优美的教堂建筑之下,你手里拿着闪闪发光的戒指,紧抿着粉唇,传颂班唱的圣洁激昂的曲调,这个画面,就像是你我的结婚现场。

真的……其实我认为你能配的上世界最好的姑娘。
可是,我的自私永远是我所憎恶而又不可舍弃的感情。

所以……

“我愿意……维克托,我愿意哟。”

听到这话的我如遭雷劈,倒不是打击,而是惊喜。
眼前的勇利就像那时的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的眼眸在阳光的照耀下,如承载了日月星辰。

那张我日夜思念的脸,终于,为我绽放了一次笑容。
我将他与我手上的戒指取下,拿出了另两只戒指。
金色的戒身闪烁着浪漫的光辉,上面镶着一颗小钻石,如勇利与维克托的真挚爱情,永远都不可摧毁,又怀抱着引人瞩目的明亮。

“这该多贵啊……你又乱花钱。”
看着小小声抱怨的勇利,我轻声说道。
“没关系。”

因为……
我爱你,勇利。
一直……一直。

评论(3)

热度(83)